13785852569
網站首頁 關于我們
企業優勢
產品中心
成功案例
行業動態
資質榮譽
在線留言
聯系我們

行業動態

當前位置:首頁>行業動態

鋼鐵城的實業迷茫與投資反思QFC防爆撓性管 

發布時間:2018/03/16

  "世界鋼鐵看中國,中國鋼鐵看河北,河北鋼鐵看唐山。"這句話形象地說明了唐山在國內鋼鐵版圖上的分量——2015年,全國鋼產量為11億噸,河北省鋼產量為2.5億噸,唐山市鋼產量1.1億噸,這意味著唐山一市的鋼產能,就占據了全國的十分之一。
  但,輝煌只屬于過去。在經濟下行疊加"去產能"的現實語境下,唐山民營鋼企老板正遭遇前所未有的困境。一方面,實業賺錢的難度愈加艱辛;另一方面,實業投資困境之下,不少民營老板轉投民間借貸,數百億資金深陷泥淖。
  起于實業困境、資金蜂擁進入樓市、高利貸推波助瀾、終于資金鏈斷裂……過去幾年間,這場曾在溫州、鄂爾多斯、邯鄲等地反復上演的民間借貸故事,同樣在遭遇轉型迷茫的鋼鐵城唐山上演過。
  痛定思痛之后,從一堂生動的"風險教育課"中警醒的唐山民營鋼企老板,正漸漸意識到專業財富管理的重要性。與此同時,部分在唐山的金融機構,及外地趕來的私募基金、第三方理財機構等正緊盯這群驚魂未定的高凈值人群。
  實業迷茫、資金追逐"高利貸"
  白潔,一位土生土長的唐山人,曾在當地一家國有銀行工作了二十多年。多年銀行信貸工作,讓白潔見證了唐山民營鋼企老板們,從創業艱辛到飛黃騰達、從出手闊綽到深陷高利貸的全過程。
  "唐山的老板,豪放、仗義,也敢下大賭注,對于看好的項目,尤其是熟人介紹的,很容易押上重金賭一把。"白潔認識好多這樣的老板,過去十多年,他們敢拼敢干,借助當地豐富的礦產資源,賺得人生"第一桶金"。
  但好日子終有到頭的一天。2012年以后,隨著鋼鐵價格的持續下跌,鋼鐵行業的產能過剩問題日益凸顯,唐山民營鋼企老板的日子也越發艱難。同期,受益于京津冀一體化東風,唐山當地房地產投資日漸活躍。
  隨著萬科、萬達、綠城、華潤等房企大鱷紛紛在唐山拿地,資金實力不敵"外來戶"的本地開發商只好借助"高利貸"補血,此時正遭遇實業投資困境的民營鋼企老板,正是他們眾所期盼的"金主"。
  對于手持重金的唐山鋼企老板而言,吸引他們將錢"借"給房企的理由是后者動輒每年百分之十幾、二十幾的高額利息。在民間巨量資金的推動下,樓市很快成為當地繼鋼鐵之后又一個嚴重過剩的產業。
  據唐山一位金融人士透露,前兩年,在部分房企資金鏈斷裂后,深陷民間高利貸的民間資金多達數百億,其中多數來自當地民營鋼企老板,參與其中的他們,從幾千萬元到數億元不等。
  當然,也有不少民營鋼企老板能夠堅守本心,畢竟從鋼鐵行業白手起家的他們還是對實業抱有信心。年初以來,鋼鐵價格強勁反彈,也讓不少"堅守者"賺得了比去年全年還多的利潤。
  不過,即便是對鋼鐵始終不離不棄的民營鋼企老板,也對這波鋼鐵行業的"小陽春"并不太樂觀,很多人趁著反彈清理了不少庫存,但變現在手中的現金流,卻不知道如何打理——高利貸再不敢碰了,而銀行的理財,"收益太低"看不上。
  從實業轉型的迷茫,到遭遇高利貸之痛,再到對專業財富管理的猜疑,唐山民營鋼企老板們所面臨的種種投資困境,正是當前經濟轉型與產業裂變大時代中具有普適意義的資本困局。
  財富機構環伺下的"高凈值"
  "這些人情緒比較低落,對未來也很焦慮,從高利貸中受傷后,他們不知道接下來該投資什么。"說起對唐山民企老板的印象,諾亞財富主席兼首席執行官汪靜波告訴記者。
  這并不是汪靜波首次接觸這群高凈值客戶。十多年前,還在基金公司上班的她,公司要發行一款共同基金,從基金認購的反饋信息看,唐山有非常多的客戶參與其中,而此前該公司完全沒有重視過這片市場。
  時隔十多年后,汪靜波再赴唐山——她不僅在唐山開設了分公司,最近還在唐山開了個"論壇",將吳曉求、巴曙松等著名經濟學家請過來,為這群在高利貸上受傷的老板上課,她并不急于開拓市場,當務之急是投資者教育。
  說起這群發家于鋼企的高凈值客戶的投資偏好,諾亞唐山區負責人白潔向記者描述稱,盡管剛剛從一場高利貸危機中走出,他們最關心的問題依然是"高收益",并不能完全理解"高收益"同時也意味著"高風險"。
  面對當地手持重金的高凈值人群,唐山當地的商業銀行早就虎視眈眈。但銀行所能提供的僅限于存款、銀行理財等相對穩健的理財產品,這些很難吸引這群對"高收益"有明顯偏好的鋼企老板。而近年興起、主打中老年人市場的互聯網金融,更是難入這群出身實業的老板們法眼。
  "唐山被高利貸覆蓋了,沒有人會買你提供的低利率產品。"在決定開拓唐山市場前,很多人曾這樣勸汪靜波放棄,但她下定決心要去撞一回"南墻"。
  在與唐山鋼企老板接觸的過程中,汪靜波發現,想讓對方信任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,后者會通過各種渠道了解公司資質和你本人,而一旦確立了信任,對方也會對你給出的建議悉數接受。在汪靜波看來,過去三十年的經濟高速增長難以為繼,今天我們正站在第二個三十年的起點上,一批發跡于傳統產業的老一代企業家的心態,也漸漸從"駱駝心態"變為"獅子心態",他們建立在既往輝煌上的自信與盲目,已無法適應變革中的新趨勢。
  通過對山西等資源型地區的長期觀察,國務院研究中心青年學者高敏發現,增速持續下滑的根本原因是產業投資回報率降低,即他們做什么都開始不賺錢了,而在風險不確定性增大的現狀下,他們最理性的做法是"多看少動"。
  不過,一個積極的現象是——舊的增長動力在衰竭,新的動力在培育之中。最近,巴曙松走訪了很多企業,一邊是傳統的煤炭、鋼鐵行業產能過剩叫苦不迭,另一邊又是某些新興企業從市場融得了A輪、B輪、C輪資金。來自一家財富機構的高凈值客戶數據也顯示,前幾年以傳統行業,如鋼鐵、煤炭、房地產等制造業企業主居多,而現在的高凈值客戶,則有不少來自互聯網等新興行業。